logo

科普知识

Popular
当前位置: 首页 科普知识 正文

低油价下,“增储上产”难题如何破解?

发布时间:2020-08-02  

我国的能源问题,最关键的其实就是油气问题。从整个能源供应结构来看,煤炭供应基本没有问题,其他非化石能源最近几年发展势头也较猛,相较之下,油气“增储上产”进度缓慢,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。要想促进国内油气勘探开发,就需要建立一个更开放、流动性更强的市场,提高效率。因为同一件事情,一方觉得不值得干,但另一方有可能愿意干。市场化程度的提高,有利于“增储上产”。




日前,国家能源局组织召开2020年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工作推进会。会议指出,要把大力提升勘探开发力度精神贯彻到“十四五”能源发展规划中,全力协调推进一批有潜力、受制约的产能建设项目,着力突破油气勘探开发系列关键技术,加快已探明未动用储量的动用,加大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利用力度。


而就在前不久,国家能源局在《关于做好2020年能源安全保障工作的指导意见》中也提出,要大力提高能源生产供应能力,积极推动国内油气稳产增产。在地方层面,四川和重庆也明确提出将投资7100亿元用于川渝地区天然气大开发。


但今年以来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全球油气行业整体低迷,油价、气价均在低位徘徊。考虑到我国较高的油气开采成本,不少业内人士提出“采不如买”的观点。那么,在当前低油价背景下,我国提出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原因何在?其中存在哪些困难?又该如何解决?

国内油气资源是能源安全的基础


自然资源部近日公布的《全国石油天然气资源勘查开采通报(2019年度)》显示,2019年我国油气勘查开采呈现良好态势,其中石油新增探明地质储量11.24亿吨,同比增长17.2%;天然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8090.92亿立方米,同比下降2.7%;页岩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7644.24亿立方米,同比增长513.1%。2019年全国石油产量1.91亿吨,同比增长1.1%;天然气产量1508.84亿立方米,同比增长6.6%。


不过,在多位业内专家看来,虽然近两年我国油气勘查开采开始呈现良好势头,但若要扭转当前我国油气生产与消费间缺口持续扩大、油气对外依存度持续攀高的态势,仍有较长的路要走。


《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(2019-2020)》的数据显示,2019年我国原油进口量50572万吨,同比增长9.5%,对外依存度达70.8%;天然气进口量9660万吨,同比增长6.9%,对外依存度达43%。


“我国的能源问题,最关键的其实就是油气问题。从我们整个能源供应结构来看,煤炭供应基本没有问题,其他非化石能源最近几年发展势头也较猛,相较之下,油气‘增储上产’进度是缓慢的,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。在这个大背景下,国家强调油气‘增储上产’很关键,是从国家能源安全的角度考虑的。”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董秀成表示。


国内油气资源是能源安全的基础,只有国内油气上游业务保持发达,才可能主动有效地利用国外资源。加上油气工业本身是一个长周期的行业,油气从发现到开发,需要十几年或更长的时间。在低油价的时候,如果我们像国外石油公司一样减少上游投入,今后若要恢复它,需要花费的时间和资金会更多。所以在低油价时,国内油气资源勘探开发,特别是勘探,是不应该削弱的,而是应该持续或者加强。”中石油咨询中心专家查全衡对记者表示。



低油价下“增储上产”难度更大


今年以来,国际油气市场持续低迷,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从1月初的68美元/桶一路下跌,甚至在四月份罕见地出现了负油价,目前在40美元/桶上下。


在此背景下,勘探、炼化等业务收入成本倒挂,石油企业亏损严重。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国际石油巨头BP亏损约308亿元,埃克森美孚亏损约42亿元,壳牌亏损约2.8亿元,中石油亏损162亿元,中石化亏损198亿元,美国多家上市石油公司宣布破产。


而另一个现实是,我国油气上游投资大、风险高,资源品质差、开采成本高。


以天然气资源为例,我国待探明天然气资源量中,致密气占比约25.2%,深水、深层资源合计占近一半;新增天然气储量中,中低丰度气藏储量超过60%。而作为我国天然气上产主阵地的鄂尔多斯盆地,其致密气储层被形象地誉为“磨刀石”,多数新增储量难以有效动用。资源品质的不断下降,使天然气采收率由2003年的64%下降至2017年的56%。


“从经济角度来看,我国油气开采成本较高,资源条件相对较差,而目前国际市场油气供应很充足,价格也不高,这个时候扩大境内油气资源开发,难度比较大。”中国石油大学(北京)油气政策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陈守海指出。


‘增储上产’一直是有难度的,增储就是勘探,花钱找储量,可能投入很大但最后什么也找不到,风险是很大的。上产则包括老油田的稳产和新油田的增产,老油田按照自然规律产量一定是递减的,增产就是上产能,动用已经探明的储量,但这些一般都是品质比较差的,好的区块、比较容易开采的几乎没有,难动用储量的开采成本会更高,现在油价这么低,成本增加基本意味着亏损。”董秀成坦言。


除此之外,查全衡表示,目前上游领域的核心技术仍存在“卡脖子”问题。“总体来讲,我们国家的勘查开采技术,特别是总体的理论指导,与发达国家的水平差距并不大,但一些关键设备和个别的核心技术,我们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,比如非常规油气开采,定向钻设备的核心技术我们还没掌握,还没有完全国产化。”



建立更开放的勘探开发市场


在多位受访者看来,加大勘探开发力度的关键在于增大投资和技术创新。


增储上产,关键在于两点,一是资金,二是技术。”董秀成指出,“不管勘探也好、开发也好,关键技术得有突破,这样才能够降低成本。所以国家强调‘增储上产’,也是强调关键技术的研发。”


陈守海对此也表达了相同看法:“加大勘探开发力度,首先要考虑短期内怎样让钱进来,除了‘三桶油’之外,让更多企业的钱进来。再就是如何促进技术进步,从长远看,加强油气勘探开发还是技术问题。历史上石油枯竭过很多次,但随着钻井技术的进步,打的井越来越深,产量也越来越高。我国的资源条件差,实际上是我们没有开采它的手段而已,包括天然气水合物,如果能够成功开采,我国的油气资源还是很丰富的。”


事实上,今年5月1日起,自然资源部《关于推进矿产资源管理改革若干事项的意见(试行)》正式实施,其中规定凡在我国境内注册的净资产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的内外资公司,均有资格按规定取得油气矿业权,这正是为了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,引入更多渠道筹集勘查开发资金,以推动油气勘探开发力度。


“总而言之,要促进国内油气勘探开发,需要建立一个更开放、流动性更强的市场,提高效率。同一件事情,你觉得不值得干,别人有可能愿意干。”陈守海指出。


在查全衡看来,低油价对我国也是一个好机会。“西方一遇到困难就裁员,对我们来说就是机会,可以更容易买进技术、引进人才,但这个机会完全靠石油公司是有困难的,因为低油价对他们本身就是考验,现金流紧张,在这个情况下,还是需要从国家层面统筹考虑,给予支持。”


“国际出现低油价也不是第一次,但是过去的低油价下我们利用的并不是太好,所以这一次要抓好这个机会,化危为机。一是要分清主次调整生产结构,首先要提高采收率,提高储量动用率;二是要广泛采用先进而适用的新技术,实现核心技术拥有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,关键设备完全国产化;三是精打细算过好“紧日子”;四是矿权管理改革见实效,政府部门要下功夫帮助新入围的外企克服‘水土不服’,帮助民企尽快‘进入角色’,使油气资源得到充分、及时、节约、合理的开发利用。”查全衡说。


文章来自中国能源报